今天是2021年10月18日,欢迎您访问丽水市残疾人联合会!
阿香
发布时间: 2013-08-06 浏览次数: 0次 作者: admin

 

                             

阿香是我初中同桌,我们的外婆同村,我们同在外婆村上学,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

调皮的同学都说我们“很配”,因为我们没有和其他同学一样在课桌上划出“楚河汉界”,不会因为臭小子VS野丫头而横眉冷对,我们作业一起做,零食一块吃。这在当时我们农村中学也算绝无仅有。那年我们15岁。

初二那年,乡里两所中学合并,百步岭中学撤销,学生都转到我们这所乡中学来,百步岭中学的很多学生插到我们班,其中一个长着两只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笑起来酒窝深深的女孩子,她的同学都叫她“阿香”。

阿香的家离学校有5里多路,她通校走读,中午在外婆家吃饭。因为并校,她原来的一些同学有点“屁股生疔”——坐不住,隔三岔五不来上学,阿香却风雨无阻,天天都来。

阿香是长女,又是到外婆村上学,妈妈尽一个农村母亲的可能把她打扮得光光鲜鲜,阿香成了班里最漂亮的女孩。并校在纷杂喧闹中很快归于平静,班里最闹的阿林可没有闲着,新同学很快和他称兄道弟,新美女的一些“秘闻”总是从他那里“发布”出来。“阿香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阿香想和你同桌”,阿林神秘兮兮的消息总是那么不靠谱。可是等排座位时,阿香真的和我同桌!同年同月同日生又同桌,天下事不会这么巧吧?

阿香悄悄说:“本来是阿梅排到你这里的,我跟她换的!你妈妈在我们村工作时,你在我们村发高烧,烧坏了脚,以后来我帮你。”我的一只脚是很小的时候在他们村得了小儿麻痹症坏了的,可老人们隐晦的说法是“碰到村里龌龊的东西了”。所以那时我对他们村恨得要命,连带着也不待见她:“你怎么知道这些?又不是你害的,用不着你赎罪啊。”“我是赎罪吗?”阿香第一天跟我同桌就生气,眼睛红红的,一天没有再和我说话。可第二天她又从家里带来好多炒的金黄的花生塞到我抽屉里,还带来个小小的妹妹一定要叫我“哥哥”,对着她的好意和她小妹妹的笑靥,再有的恨意也烟消云散,这个病本来也和她没有关系。

阿香真的很好,很会“帮”我,帮我补过衣服,轮到扫地擦黑板,她一个人全包。一次上化学课,老师点燃镁条叫我们写方程式,抽问几个人后,问阿香是谁的答案正确。阿香毫不犹豫说是我对,结果我们都错了。事后阿香说:“我知道你答错了,可是我要帮你!”阿香既然这样“讲义气”,我也要对她好点是不是?在班里开展“结对帮扶”时我们是最认真的。

班里的座位排了一次又一次,阿香总是会想办法和我同桌,同学们开玩笑说“太那个了”,老师也说“这样不好”,可是阿香很倔“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还同桌,有什么不好?”可有段时间我觉得阿香不好了。因为阿林说阿香家里已经把她订给二班的阿军了,她的漂亮衣服都是阿军家给买的。“真的吗?”朦朦胧胧的心里很郁闷,看到阿香的笑脸也很不舒服。阿香很快感觉到同桌的不对劲,还是在阿林那里知道了原委,她真的生气了:“我什么时候订给人家了?再也不理你了!”她用粉笔画的“楚河汉界”毕竟不牢靠,少年的心情总会在磕磕碰碰难过,在学习、说笑间开心起来。她设立“楚河汉界”还没等我们刻意去擦已经消失了。她依然“仗义”,依然开心地带些花生什么的一起吃。

初中毕业,我考上了县城的一所重点中学,离开了外婆那个小山村。阿香也考上了,但阿香没有去读。阿香送给我一张照片,和别的同学不同的是,除了照片的背景是烂漫的山花,还有那熟悉的灿灿烂烂的笑脸。

别离的同桌,你去了哪里?你还好吗?每次放假去外婆家,都会情不自禁地向阿香上学来的路上眺望,可青青的山道上,再也没有阿香轻轻走来。

一次表弟说:“昨天在渡口看到阿香了,我叫她表嫂,她脸都红透了。她让我告诉你,她要出去打工了,因为要让弟弟妹妹上学,她说以后会来看你”

大学毕业工作了,一天阿香忽然来了。她问询的声音是那样熟悉,老远我就听到了。阿香说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做生意,本想早点去看你,可一直抽不开身,这次总算看到你了!说到从前同桌的日子,阿香脸上露出了那略带羞涩,灿灿烂烂的熟悉的笑靥。阿香和从前一样带来好多好吃得东西,提起以前上学时带来的零食,原来都是她在周末自己采,自己做的。可是再次感动我的是:那时她也15岁呀!

又有好多年没有见到阿香了,有时看到开往阿香家乡的车,猛然会想到:阿香会不会在车上?

少年的友谊淡淡如八月的桂花,是否因为这淡,这纯,才会弥久而依然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