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0月18日,欢迎您访问丽水市残疾人联合会!
外婆的月饼
发布时间: 2013-08-06 浏览次数: 0次 作者: admin

今年中秋月亮是几十年来最明亮的,然而面对那皎洁的月亮,我吃不下月饼。因为想起了老外婆。

外婆喜欢月饼,特别喜欢台湾月饼,小时候心里总有一个疑问,外婆也没有走出过丽水的大山啊?也没有看到过台湾月饼,外婆怎么就喜欢台湾月饼呢?

那时我们农村吃饭的碗用的是直径十厘米大小的白碗,每到中秋吃月饼,外婆总会很感慨,很向往地说,要是能吃到台湾的月饼就好了,台湾的月饼有白碗那么大。于是我们小小的心里就知道了台湾的月饼很大,也有了那么一种向往,可是心里却有疑问:“外婆,你怎么知道台湾的月饼?”“老一辈人说的。”外婆没有多话,望着月亮的日渐浑浊的眼里多了两颗晶莹的泪珠。后来我们知道了,那时因为二舅。

外婆住在丽水、松阳和宣平三县交界的一个山村,曾经是个大户人家的女儿,外公过世得早,外婆很坚强地把几个儿女抚养成人。外婆为人好,辈分高,在当地很受人尊敬,她永远穿着“西江蓝”的衣服,挽着光洁的发髻,像村周的青山一样“翠”,大家都叫她“细婆”。我有三个舅舅,二舅读书最多,是七里八乡公认的美男子,本来是可以成为那三百多户人家的族长的。但是他成了国民党的“壮丁”。在这样三县交界的地方“逃壮丁”是容易的,抓兵的国民党抓不到舅舅,就把外婆抓到了几十里外的县城。二舅当天就到县大牢里把外婆换了出来,成了“壮丁”。

二舅一走就再没有回来,外婆家里的月再没有圆过,一年又一年总有一个月饼没有人吃,要留到发霉,扔掉。解放那年中秋,家里突然收到一份北京来的信,是二舅的,二舅当“壮丁”到了东北,因为读过书,成了医官,后来随部队起义成为解放军,信里二舅说很快可以回家了,那年中秋外婆很“奢侈”地买了很多月饼,因为要团圆了。

可是随着朝鲜的火烧近鸭绿江,二舅写来最后一封信:保家卫国,要抗美援朝去了。从此每年的月饼又留下一个。几年以后,部队和县民政局来人,给外婆带来一个烈属光荣匾,说二舅牺牲了,但是没有找到遗体。

没有找到遗体,也许就还活着。外婆不知道从那里听说有的被俘军人被美国佬押到台湾去了。那么二舅是不是在台湾呢?那么中国统一了二舅是不是可以回来了呢?一个乡村小脚老太太盼望着儿子归来团圆,把空幻的心系在了她也不知道什么样的遥远的枪炮相隔的台湾。她比别人更希望祖国的统一团圆,希望祖国团圆后,自己一家也能团圆。

因为外婆总认为二舅没有死,每年中秋留给舅舅的月饼不能摆上供桌,只能孤零零放在灶台上,我们看到这个月饼,就像看到二舅的身影在远方孤独地漂泊,这时外婆总会说:“台湾的月饼有白碗那么大”。外婆真的很老了,看到蝴蝶飞进院子也会激动:“是你二舅回来吃月饼了!

外婆走的时候,二舅还是杳无音讯。为了外婆的心愿。我向每一个碰到的志愿军老战士打听,向台湾回来的老人打听,没有人知道,没有。看着二舅唯一留下的万象山英雄纪念碑上的名字,仿佛听到朝鲜战场连天炮火,看到白碗一样大的台湾月饼。

中秋月饼寄托了多少人团园的梦想啊!可是为了更多人的团圆,多少英雄儿女客死他乡。外婆啊!舅舅是回不来了,在被炮火削地三尺的朝鲜,舅舅更多的可能是骨肉不存,舅舅是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千千万万同胞的团圆,他英灵长在;为了祖国的安宁和团圆,只要国家需要,您的儿孙们还会前赴后继的。外婆,我知道你想台湾月饼是盼望祖国的团圆,现在大陆台湾枪炮对峙已经缓解,等台湾回来,祖国团圆了,我们一定买白碗一样大的台湾月饼去祭奠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