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0月18日,欢迎您访问丽水市残疾人联合会!
曾经年少   吴永飞(庆元)
发布时间: 2014-12-02 浏览次数: 0次 作者: admin

    27岁那年的春天,我调了一个单位,新单位离旧单位仅是百步之遥。因为两处仅相隔三幢洋楼,直走,从县委机关大院后门穿过就是,但现在不行了,随着机关大院安全措施的进一步加强,机关住房改革政策产权的清晰,原本通往新单位的那扇对开的小门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为的堵塞了,从居住在旧单位的家走到新单位的路程也无缘无故地延长了近百米,如今20年过去了,不知我这双脚在一年四季的每一个工作日中来回多走了多少米路。 

    在这个初冬的午夜,当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从2359跳到0000时,新的一天开始。今年我已经46岁了。27岁是我生命历程中的一站记忆。而今晚,数字演绎和时间流逝所具有的不可思议的力量,却让我失眠了。我思忖着,人的一生,就像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极目远眺,艰难地辨别着牢外的斗转星移,用指甲在木板上刻着一道道痕迹,一年一道,一年一道,不觉已经刻了四十六道。 

    时间只是在我们的眼里滞留了一会儿,遂即便轻轻地从彼此的身边滑过,年龄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增大,当我醒悟时,它早已与我悄悄作别了。直到新年的钟声响彻云霄时,才恍然大悟,时间原来是昼夜不息。涓涓细流或点点滴滴都不会引人注目,水滴穿石才触目惊心。在新年即将来临时节,我想许多事情,写了一些文字,想让这个冬天格外充实和沉重些,显得富有意义和与众不同。对付时间,除了巫术,别无选择。若能让时间停留在某一刻度之上,不再行走,那该多好呢! 

    比数字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生命本身。46岁,从小学到大学,知识增加了;从学生到工作人,身份明确了;从咿呀学语到身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人生阅历增长了。爱情、婚姻和家庭生活体验了,在遭遇了一场性命攸关的车祸之后,还幸运地收获了天遂我愿之好事,尝试了从写书到出书的过程。有位哲人说过,人生得失犹如一对孪生兄弟。然而,总有一种可能性,始终不会抛弃我们,那就是死亡。 

    年龄是时间的标志,死亡仍是时间的别名。生命唯一不可战胜的永恒对手就是时间。不惑之后,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身体状况远不如二十之时,更为明显的是时间仿佛越来越短促了。时间的步伐好像在三十之后也提速了,恰似一块从穹空陨落的石头,由于重力加速愈来愈快降落。

    27岁到46岁,只是短短的二十年间,我不能确知生命的时钟究竟停留在哪个数字上,不知自己能生活工作到几时,江山如此多娇的日子愈加让我觉得,我已然从容走过了46年的春夏秋冬。

    值此夜深人静之际,我作此文祭奠即将来临的马年春天,为崭新的47岁祈祷,为新的一年工作如意祈祷,为阂家安康吉祥祈祷。 

    此刻,唯有宋人章良能的《小重山》“旧游无处不堪寻,无寻处,惟有少年心”,在我的脑海中微波澜起。

(作者单位:庆元县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