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1年10月18日,欢迎您访问丽水市残疾人联合会!
盲人三宝 项伟强(莲都)
发布时间: 2014-12-02 浏览次数: 0次 作者: admin

三年前,我得到了一个“宝贝”——助视器。虽然视力并不能因此完全没有障碍,但至少蒙在我眼前的层层黑布少了一层,看得更清楚了。

    有了“宝贝”后,我爱不释手,总想时时刻刻把它带在身边。可能自己也是一个贪心的人,有时竟想和它融为一体,让他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文字是花、是诗、是画、是阳光雨露,可命运无情地把我和文字分开二十七年之久。然而我的“宝贝”又让我与文字见上了面。昨天午夜,等顾客都走了,家人也都安睡后,我悄悄拿出“宝贝”,找到刚送来不久的《丽水自强报》,把“宝贝”架在白天看过文章题目、却没时间细看内容的《我的广播情缘》。即使有了“宝贝”,我也只能一个个字甚至是一笔一划地看。那陌生又熟悉的横、撇、竖、捺一下子激活了往日岁月所有与美好有关的记忆。

    1984年是我双目失明、辍学在家的第一年。书、报、电视就此与我绝缘,我到了黑色世界,就像是个刚出生的婴儿,渴望母亲的乳汁,广播就成了那时母亲的乳汁。听广播让我懂得了很多,懂得了要面对现实,要自强自立。广播是我的北斗星,引领我走出了人生沼泽地,知道了推拿是最适合盲人做的工作。声音是我的生命,广播是我生命中的彩带。去广播电台做客,与广播人互动,与主持人一起在直播间感受直面听众的兴奋,与热心听友相聚广播电台感同身受、畅所欲言,与广播人一起制作的节目,在1998年助残日期间荣获省电台“同在蓝天下”比赛三等奖。我的生命,我生命中的彩带,我的广播情缘,也是广大盲人朋友的广播情缘。盲人不能没有广播,广播也不能没有盲人,因为盲人把广播视为珍宝。     

    广播,就像慈母一样,抚慰我受伤后那颗脆弱的心。是广播,重新给了我自信,让我的两篇征文《广播——我的慈母》、《丽水电台——我心的窗棂》先后获得了比赛的第一、二等奖。获奖后,我的网友,把这两篇文章发到了“爱盲互联网”。网站“文学沙龙”栏目管理员,专门安排了一期讨论这两篇文章的专题。网友们都很有才,也很坦率。第一位网友的话音刚落,就好像一颗火星掉在发酵甚久的沼气上,立刻点燃了网友们痛而快的激情。气氛之火爆简直就是酒逢知己,整场讨论会出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也是这样”,盲人对广播真可以说是情有独钟。接着网友们又交流了使用语音读屏的体会,和对盲用产品研制开发的期待。有了电脑读屏,我学会了使用电脑。六年前,我的手机安装了手机读屏后,我也可以用手机收发短信,也可以查看通话记录和名片夹,还可以用手机上网。

    这些年来,不管我去哪里,总把“图书馆”带在身上。放在衣兜里,大小如手机能存放几千本图书的读书机,就是我的“图书馆”。它随时随地都会让我读到我喜欢的书,在我心情不好时还会播放优美动听的音乐,它还有录音、收音、电子词典、按摩管理系统、计算器等十几项功能。若有朋友推荐的好书,可到网上下载,读书机会妥善管好,在我“饥渴”时,它会将收藏好的书转化成能量,通过我的耳朵吸收,让我的身心更有活力,更健康。2010年,是全国盲人医疗按摩考试的第一年,我把盲人医疗按摩复习资料、应试指南、复习及考试大纲都存放在读书机里。为了考试,为了医疗按摩资格证书,应该说为了能把自己的专业做得更好,只要我有空,读书机就会给我温故而知新。刚荣获2011年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推拿》,是中国作家首进盲人的世界,是著名作家毕飞宇讲述的盲人推拿师独特的生活。我想拥有这本书,我想有人给我读这本书。我的员工的读书机里,随机就带来了这本书,通过电脑我很快把它占为己有。那晚我没了入睡的理由,柔软的内心深处被掀开。小说里,关爱与同情,责任与欲望,错位与尊严……引起了我深深的共鸣。我的心情随读书机跌宕起伏,从光明到黑暗,从黑暗到光明,读书机陪了我一夜,窗外的小鸟叫了,我关掉了读书机,回味着《推拿》里的故事,把读书机放在心上,让它好好睡一会儿。

    丽水有三宝:宝剑、青瓷和石雕。盲人也有三宝:助视器、收音机和读书机。201183日,浙江省福利基金会邵主任和浙江省盲人协会夏主席给我们丽水盲人送来了盲人的三宝。我由衷地感谢这个科技发达、充满温情的社会!

(作者简介:项伟强,缙云人,视力残疾,现为丽水市盲人协会主席,目前在丽水开办一家盲人按摩店和一家足浴店。)